骑马

2013-03-06 10:43:32     [来源]坝上·木兰围场·克什克腾旗旅游网     [浏览次数] 1749次

 

围场坝上骑马的地点比较多,其中在红山军马场(乌兰布统)境内骑乘是游客选择的最佳场地这里的草原辽阔、风景秀美,蓝天白云下,百花绿草间您既可以悠闲的享受着骑马给您带来的全身心放松,又可以感受驰骋给您带来的奔放和马的驯服感。

红山军马场跑马场

红山军马场有第一、第三、两个跑马场每个马场的马匹数量平均在500匹左右,第一跑马场周边景致以十二座连营和敖包附近风光为主,第三跑马场可骑乘至红松湖及沿线夹皮沟、小野鸭湖,相对来说在第三跑马场骑马的人员还是比较多的。跑马场内的马匹和人员都是归于北京军区红山军马场厂部统一管理,骑乘比较有安全保障。牵马人员基本上都是当地军马场的职工家属和退休职工每家每人按人口计算可配备多少批马供游客骑乘。骑乘是按照排号顺序循环流动,价格是每小时60元,含牵马人员费用,护腿是额外费用可选择性使用。

将军泡子跑马场

  将军泡子跑马场是归于乌兰布统苏木统一管理,周边以将军泡子作为主要风景区可骑乘至野鸭湖附近,这里的牵马人员多数为乌兰布统小红山子村和元宝山的村民,每家每户按人口计算可配备多少匹马排号顺序依次为游客提供骑马服务。价格是每小时60元,含牵马人员费用,护腿是额外费用可选择性使用。

元宝山跑马场

  元宝山跑马场是个人与元宝山村联合设立的一个跑马场,有效管理排号循环顺序供游客骑乘。价格是每小时60元,含牵马人员费用,通过本网站联系价格相对来说要有一定的折扣。护腿是额外费用可选择性使用。

贾三跑马场

贾三跑马场是个人管理的跑马场老板的小名叫贾三所以名字就选取于本人。贾三跑马场可以选择马匹根据个人的喜好可以选择跑一匹的马也可以选择一匹温顺一些的马,贾三跑马场周边景致有蘑菇厂,沿途中间有很多平坦的草原,很适合放马纵驰;从百草园跑马场也可以抵达公主湖。骑乘的价格是每小时60元,通过本网站联系价格相对来说要有一定的折扣。

骑马须知

1、游客必须在正规的马场租骑马匹。

2、骑马每小时60元,计时办法:不足半小时按半小时计算,半小时以上不足一小时按一小时计算。

3、上马前要仔细听讲解员讲解的注意事项。

4、未骑过马或骑术不佳者建议用一个牵马者,无其他费用。

5、骑过马的游客建议5个人应配向导1名,向导60元/小时(此费用可5人分摊)。

6、上马前可根据个人需要租用手套、护腿及马靴等。

7、为了游客的安全,游客必须听从向导指挥,在向导指挥下方可奔跑,如未经向导同意游客擅自骑马奔跑,出现事故自负。

8、游客应积极配合向导工作,在租马活动中出现问题,游客应向向导和马队管理人员及时反映,不允许与向导直接吵闹。

基本知识

骑马不像开车给油就走,踩煞车就停,它能感觉到你不会骑,它知道你不会骑就会欺负你不听你的话,成心和你作对,你让他走非不走,故意低头吃东西,拉它起来他就故意的抗缰,原因是有的是由于马淘气,有的是因为马的脾气不好。这没办法这就需要你的信心和驾驭它的信念感染它,就要让他服从你,就要让他听你的,这时候他就不是宠物了,说不好听的就是个畜生了。当然也需要一些技巧,这个技巧每个人不一样,每匹马也不一样,总的说来包括用缰绳,鞭子,脚,腿,胯等,或者这些动作的综合运用。

首先让马走就有用送跨,腿夹马,腿蹭马肚子,向一侧拉马缰绳,用鞭子晃悠,再不走用鞭打,还不走那就只好下马来用手拉了,也许那匹马头天晚上和老婆吵架了。每个人传给马的资讯不一样,马对每个人的认可程度也不一样,通俗的说就是人对马的感觉不一样,专家们称为马感,就像音乐叫乐感,游泳叫水感,打球叫球感,当然有的人的感觉好有的人就差,我知道的野花的马感就很好,她骑的一匹马叫快乐,别人起就跑偏,需要用缰向一侧拉,她骑就没事,她是用身体语言很自然的把资讯传给马,马接收到资讯不用拉缰绳马就照她的意愿跑,棒哥的马感也很好,专门骑烈马,这可不是光有胆量和力量就能做的,你还要有和马交流的感觉。如果你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一上马就害怕,永远也克服不了恐惧心理,永远也找不到感觉,那就最好别从事这项运动了,因为谁都知道感觉有的时候是天生的。

现在说说会骑马。骑上马飞跑不算会骑马,傻子都会,弄个傻子放在马上只要不掉下来就能跑,算会骑吗?所以不要以为会骑马飞奔就算会骑马。那什么算会骑马呢?初学者都有让马颠的五脏六腑翻个的经历,那是有个特殊动作不会,叫轻快步,牧民们叫小颠,就是随着马的节奏点一下支撑一下,马的节奏快你就跟着快,节奏慢你就慢。会了这个动作了就不会让马把你颠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了,也好看了,也稳当了,这看起来就像会骑的了,这就从让他控制你到不受控制了,以后你还可以控制速度幅度,那就成了控制它了。所以总的说来,能控制马了,就算会骑马了,但是这是最初级的要求,就像从驾校出来的人都会开车了,可不是开得多好不出事故,以后还要慢慢的磨练,有的人掌握得快,有的慢。

人马心理合一应当说是骑马的最高境界,即便是一等的高手,恐怕也只能做到在某一时段内,或者某种情况下的与马心理合一,这时的“合一”,首先是双方都有共同的心理愿望,然后才是配合”。

所谓学习骑马的过程,就是一个骑马人从不懂得如何运用自身重心去配合马体重心,到熟知马体重心变化的规律并能够熟练加以配合的过程。学习骑马还包括掌握交流语言,使用辅助等载体将指令资讯传递给马。另一方面,马在感知骑手的身体重心和心理意念变化后,也有可能做出主动配合。一句话,马不是机械,当人马骑乘配合达到一定程度时,就有可能产生互动关系。

对于现代人来说,学习骑马的不利条件是实践机会较前人少了许多,正因为如此,应当充分利用科技发达形成的知识优势,从理论上摸清人马之间资讯传递的路径,从而达到掌握骑术,精于骑术的目的。我们可以将人马骑乘配合程度划分为几个阶段,以便您了解、检验自己的水平,这里对于马假设为受过良好训练的熟骑马。

骑者的驾驭水平处于不会阶段

这时的人表现为自身动作合不上马体重心变化节拍,同时,由于不懂扶助语言,骑手无法将自己的指令传递给马。而在马这一方面,感知到人的重心错误,扶助错误之后,判断出骑者不会骑马,从而采取不服从的态度。例如,旅游景点和接待散客骑乘的马术俱乐部都有可能接到初次骑马人的投诉,抱怨他们的马不服从驾驭或者干脆就是不走,这时的主要问题当然不在马,因为换上管理该马的骑手试验,99% 的马都会服从驾驭。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这时马好像是接待员,当发现自己无法弄懂客人的意思时,那么最好的办法也许就是待在原地不动。当然,也有部分马在发觉骑者不具备驾驭权威时采取乱跑行为,但这使它们很难在接客马的群体中生存太久。

骑马人的驾驭水平处于初级阶段

这时的人表现为初步掌握了配合马体重心的方法,也就是说能够维持自身的平衡,在马简单的跑动中不致于坠马。由于他们学习了一般的扶助语言,可以向马发出简单指令并让马弄懂这些指令的含意,而做出走、跑、停、转弯等配合动作。

分析具有初级水平的骑马人所提出的大量问题,可以看出他们自身的主要问题是在扶助语言的运用上,因为他们通常会认为马不好使,不够听话,也就是说,虽然马在他们的驾驭下行动着,但操控感觉费劲,远远达不到得心应手的地步。许多这样的骑马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发出的扶助资讯含混不清,自相矛盾或者缺乏连续性才是马匹表现不好的问题根源。例如:初级水平的骑马人常常犯下这样的错误:左手在用力收短勒缰,向马发出左转的指令。然而与此同时,他(她)的腿脚扶助或者身体重力却在向马发出右转指令。虽然前者是有意识,有明显外在表现的信号,而后者也许是无意识,看上去不太明显的信号,但是对于接受者--马来说,都是具有同等效力的指令。这时候,究竟应该向左转还是向右转,的确是一个让马感到困惑的问题,而正是这种困惑导致马的行动表现不良。除了上述的指令含混不清,自相矛盾之外,指令的连续性也是必须加以重视的问题。处在快速运动中的马必须连续不断地收到指令资讯,才能明白骑马人要自己下一步做什么。如果从一个指令到下一个指令之间的时间间隔过长,马就会产生等待指令的感觉,这种感觉会在不知不觉中降低马的运动速度。为了证明和表述这一点,我曾以雇用计程车的方式做了如下实验:当我坐进计程车之后,只是简单地告诉司机朝某一方向走,而不告之我所要去的具体地点。在多次实验中,所有的车在开始的时候都开得很快,但是,经过若干时间(可能是几分钟,也可能是十几分钟)之后,司机们都无一例外地变得犹豫不决,或者不时地用眼角扫视,或者表情踌躇,心里盘算着是否开口问我究竟去哪里。尽管有的司机能够坚持不问地向前行驶直到我开口,但是,所有司机的车速都较开始时明显放慢,因为他们不得不绷紧神经,随时准备按雇主的指令变换行车路线。这种体验中出现的计程车司机心理与人马骑乘配合中的马心理极为相似。正如熟知如何前往指定地点的司机把车开得飞快一样,一旦马知道你的指令锁定他所熟悉的目标点,比如说,回马厩,那么他的动作就会变得非常积极。

骑马人的驾驭水平处于中级阶段

这时的人已经熟练掌握与马体重心配合的各种方法,通过各条扶助路径(手-勒-马口,腿脚骑坐)发出的资讯指令明确一致,与此相应的是,马的动作服从性越来越好,因而这是驾驭水平提高最快的阶段。

骑马人的驾驭水平进入高级阶段

这时的人已经不再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考虑重心配合或者扶助资讯传递的技术细节上,他们更加重视的是所要传递给马的指令内容是什么。也正因为如此,才出现了各种不同的人马关系,不同的风格流派和个人特点。

在驾驭水平的高级阶段,骑手超越消极的重心配合,主动在一定范围之内改变自己的身体重心,以便在马背上获得更大的自由度,以马体重心为轴心的活动范围越大,表明骑术技巧越高,反之,则低。先前的人马骑乘配合程度是:人发生指令--马接收并将其转换为互作--人用自己的动作配合跟进,如此循环往复,构成人马合作的运动。在高级阶段上,人的指令和动作配合往往是一步到位地同时做出来,马在接收指令后,反而要去用自己的动作配合人的重心。当然,这还需要一个双方心理认同(合一)的“点”作为前提条件。例如,蒙古草原上的人们在放牧马群时会随时套住放养在群中的熟骑马与自己正在骑乘的马换乘。能够采取此类行动的骑手必定是套马手--高手;能够配合人套住它的马也必定是训练有素的良马--杆子马。当套马手决定换乘之后,他就会将手中的套马杆向前伸出,指向要套的马匹,杆子马则奋力急驰按照套马杆的指向追上前马让套马手套住。这时人马之间一系列的默契配合当然是长期训练的结果,此外,套住前马之后,供人骑乘的负担也就随之转移过去,后马则可以散逸在群中自由吃草。这是杆子马所能预知的结果,也是他在此前与人行动合一的心理认同点。